深圳热线| 西安网| 消费日报网| 中国经济网陕西| 赤峰广播电视网| 中青网| 爱丽婚嫁网| 秦皇岛| 漳州新闻网| 中新网江苏| 中国崇阳网| 新华社| 中国前沿资讯网| 今视网| 中国网| 深圳热线| 39健康网| 宣城新闻网| 百度健康| 千华 网| 北京热线010| 好大夫在线| 河南金融网| 时讯网| 硅谷网| 新快报| 中国发展网| 21财经| 新浪中医| 中原网| 大公网| 西安网| 北青网焦点新闻| 新快报| 江苏快讯| 人民经济网| 齐鲁热线| 江苏快讯| 39健康网 8868体育比分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宁波网  >  新闻中心  >  外媒
【浙江日报】宁波公共巨灾保险 为民撑起“暖心伞”
稿源: 浙江日报   2019-12-08 08:51:34报料热线:81850000

  房屋重建、疏通河道、桥梁修复……作为宁波受超强台风“利奇马”危害最严重的村庄,宁波鄞州区东吴镇天童村如今已经逐步恢复了往日的面貌。600多户村民中,近400户房屋进水,20户民房出现房屋、墙体倒塌,这场灾难,给天童村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损失,也让天童村的大部分村民了解了公共巨灾保险。全村巨灾险赔付金额近百万元,为灾后重建提供了第一笔应急资金。

  近日,宁波对应对超强台风“利奇马”期间涌现出的先进集体和先进个人进行表彰。奋战在天童村等巨灾保险查勘理赔一线的人保财险东吴镇营销服务部主任史济荣等37人,被授予“宁波银行保险业防台救灾先进个人”称号。

  宁波是全国首个国家保险创新综合试验区,作为保险创新的重要成果,政府财政买单的公共巨灾保险在宁波实施5年来,已经启动6次大面积理赔工作,累计向20万余户居民家庭支付救助赔款超1.2亿元。因为精准、普惠、高效的灾后救助效果,宁波在全国首创的这项财产和人身伤亡相结合的公共巨灾保险制度,成为全国各地学习借鉴的“宁波样板”,更成为地方政府运用现代金融工具提高重大灾害风险应对能力的典型案例。

鄞州区东吴镇天童村村民黄玲芝的家正在修缮。记者李华摄

  撑起一把普惠救助之伞

  按照宁波市公共巨灾保险的家庭财产损失救助标准,住房进水20厘米以上就可以获得500元救助赔付,家里进水1米至1.5米之间可获救助赔付2000元,家里进水1.5米以上可获救助赔付3000元。在东吴镇天童村,受灾居民大部分拿到了2000元以上的救助赔付。“巨灾保险救助赔付,确实给不少村民开展灾后重建解了燃眉之急。”看着村庄恢复往日生机,天童村文书史雷霖欣慰地说。

  公共巨灾保险开展以来,县、镇、村(社区)三级联动,宁波建立了政府部门、承保公司和巨灾保险联络员等多方协作的工作网络。在巨灾应对期间,史雷霖有一个特殊的身份——巨灾保险联络员。

  “台风那天我们一直在巡查河道,早上5时发现洪水已经冲进河边的村民家。”8月10日台风“利奇马”来袭,史雷霖第一次感受到了身为巨灾保险联络员的职责所在。除了组织村民疏散转移,他第一时间把村里的灾情上报给了镇里的巨灾保险联络员徐世颂,巨灾保险的救助力量第一时间动员起来。

  “东吴进水了,需要力量支援!”早上6时许,从巨灾联络员处获得各个村庄受灾情况后,史济荣马上在公司巨灾联络群里发出求助信息。当天上午,人保财险派下来的10多名保险查勘员被分为5组,奔赴各个受灾村庄开展巨灾险查勘复核。通过4天走村进户测量进水位、排查房屋倒塌情况,全镇1600多户符合巨灾保险理赔条件的受灾户基本查勘复核完毕,经过3天的公示期后,赔付款陆续打进了受灾居民的银行卡账户中。

  “真没想到,家里进水还可以拿到保险赔款,这个政策好!”在天童村天童溪旁居住的村民戴振岳,在家门口悠闲地拉着二胡。说到这次台风受灾情况,他指着墙上比腰要高的进水痕迹感慨道,自己活了70多岁了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大的洪水。“估摸损失在五六千元,保险赔付了3000元,蛮好!”在他的家中,被水泡坏的地板刚刚换上了新的,损毁的家具也换了新的。

  而戴振岳的隔壁,村民黄玲芝家已经完成重建。台风“利奇马”期间,她的房子一部分被洪水冲塌,因为房屋倒塌和房屋进水获得了6000元的保险赔付,让房子重建有了第一笔资金。

  “这次整个东吴镇因为房屋进水获得赔付的有1600多户,因为房屋倒塌获得赔付的有26户,全镇赔付总金额达270多万元。”史济荣说,作为台风“利奇马”的重灾区,东吴镇下辖的村庄全部有受灾情况,其中最为严重的天童村赔付金额90多万元,70%左右的村民获得巨灾险赔付。而在整个宁波,截至11月6日,公共巨灾保险定损35418户,定损金额2453.9万元,已赔付金额2400.55万元,赔付完成率97.8%。

  据了解,这已经是宁波巨灾保险第6次大面积理赔,实施5年来,宁波公共巨灾相继在台风“灿鸿”和“莫兰蒂”等大灾中启动救助,已累计向20万余户居民家庭支付救助赔款超1.2亿元。

  开创一种全新救灾模式

  宁波探索公共巨灾保险,也是源于一场台风。

  2013年10月,台风“菲特”侵袭宁波,给宁波带来的直接经济损失超过330亿元。痛定思痛,探索建立公共巨灾保险制度,成为宁波的选择。

  自2014年底起,宁波市财政每年出资向保险公司购买巨灾保险,为全市1000万城乡居民及外来人口提供因台风、暴雨等自然灾害和群体性踩踏等突发公共安全事件造成的人身财产损失提供补偿,成为全国首个财产和人身伤亡相结合的公共巨灾保险制度。

  目前,宁波市财政出资的公共巨灾保险保费,已经从最初的3800万元提高到了5100万元,保障额度也从最初6亿元提高到了7亿元。按照巨灾险的救助赔付标准,因巨灾发生人员伤亡的每人最高可获得20万元的抚恤赔偿,台风洪涝导致居民房屋进水超过20厘米,房屋倒塌一间以上或屋顶被掀1/4以上,即可办理保险理赔。

  公共巨灾保险实施5年,正在改变台风、暴雨等巨灾的灾害救助模式。

  巨灾险理赔往往涉及到千家万户,如何高效、公平地开展灾后救助?通过引入现代测绘技术、远程定损系统和“大数据”管理技术,宁波建立了一整套公共巨灾保险水灾远程核灾定损理赔系统。如今,在宁波600多个低洼社区和村庄中,都可以看到一个标有红色刻度的桩子。就是这个不起眼的水位桩,让巨灾保险理赔救助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在易受灾区域,通过运用现代测绘技术,测量并采集每户居民房屋主体建筑一楼室内客厅的地坪高程作为基础数据库,同时在当地村(社区)低洼地设置水位桩为基准点。当发生水灾时,通过测量水位桩的水淹高度,并将高度数据输入系统,系统就会自动计算出每户家庭的进水高度。

  人保财险宁波市分公司是宁波公共巨灾保险的首席承保人,巨灾保险理赔指挥部也设在这里。拿出平板电脑,人保财险宁波市分公司财产保险部副总经理郑波向记者演示了这个系统如何开展远程定损。

  “你看,这幅地图上标注了全宁波所有水位桩的位置,我们点击海曙区古林镇布政村,输入巨灾联络员上传的水位桩水淹高度,全村符合巨灾保险理赔条件的家庭、理赔金额多少都会显示出来。”郑波说,根据历年受灾经历,宁波还建立了38万余户居民理赔“数据库”,不仅采集了居民家中的室内客厅高程,而且登记了银行卡、手机号码等个人信息,在后期理赔中,巨灾保险赔付款将直接进入个人银行账户中。

  “以往的救灾,都是受灾百姓四处求助,而现在老百姓不用报案,赔款也会送上门,甚至有些不在家的居民,收到赔付款才知道家里进水了。”郑波说,这套系统用数据说话,结合查勘复核、巨灾险公示等环节,很好地解决了灾后救助公平、公开的问题。正是依靠这套系统,台风“利奇马”期间,受灾村庄最快的1天内完成查勘定损,4天内(3天为公示期)赔付到位。台风过后的第三天,已经完成70%受灾户的定损工作,199村(社区)进入公示理赔期,有效促进了灾后恢复重建。

  尝试一次治理职能转变

  从“有困难找政府”的政府兜底式灾害救助模式,到商业性保险公司全流程介入灾后救助,宁波公共巨灾保险5年实践,成为政府职能转变、社会治理创新的一次有益探索,也成为各地实施巨灾保险制度时学习借鉴的样板。

  “巨灾保险,在突发大灾期间,可以说是风险的‘缓冲垫’和社会的‘稳定器’。”宁波市金融办相关负责人说,作为政府购买的广覆盖、保基本的险种,巨灾保险为广大城乡居民尤其是低收入人群提供了及时的应急救助,在大灾中起到安抚群众、稳定社会情绪的作用。“在台风、暴雨中容易受灾的主要是老旧小区、低洼地带的房屋,其中居住的一部分是低收入群体,对于他们来说,这种应急救助需求是很迫切的。”

  对于政府社会治理来说,保险机制的引入,也打破了灾后损失救助主要靠政府的思维,让灾害损失主要由政府承担,向政府、市场、社会共同参与的公共救助体系新机制转变。“在巨灾保险的救助模式下,救助标准核定、救助款发放等比较庞杂的事项,都由保险公司完成,政府层面只要做好复核、监督,让我们可以把更多精力都投入到灾后恢复生产建设中去。”作为一名基层民政助理,鄞州区东吴镇巨灾联络员徐世颂对巨灾保险带来的改变深有感触。

  “对于政府财政安排来说,巨灾保险,也有很好的平滑灾害引起的政府财政波动作用。”金融办相关负责人说,巨灾保险以市场化和制度化方式建立起应对巨灾的资金储备,以丰补歉,将无灾或者少灾年份的救灾资金储备积累起来,在灾害年份集中释放,减轻财政救助的支出压力。

  据了解,为实现财政资金的杠杆效率最大化,在产品设计上,公共巨灾保险以保险公司保本微利为基础,每年计提巨灾保险经费的20%转入巨灾基金账户,用作巨灾保险的风险准备金。

  除了灾后“赔”,巨灾保险也为灾前“防”打下了基础。在电脑上打开巨灾保险水灾远程核灾定损理赔系统,2014年来触发巨灾赔付的所有台风受灾记录一目了然,这些数据,构成了一张宁波台风水灾风险“大数据”,为政府及其职能部门提供了精准的防灾减灾信息。“根据这些数据积累,我们曾针对宁波洪水风险开展了一项课题分析,梳理出了风险集中区域和问题症结,为灾害预防提供决策参考。”人保财险宁波市分公司财产保险部副总经理郑波说。

  据了解,2016年6月,经国务院正式批复,宁波成为首个国家保险创新综合试验区。综试区建设开展起来,保险创新渗透到了城镇老旧房屋管理、公共场所电梯安全管理等社会治理的方方面面。

  在巨灾保险方面,除了政府买单的公共巨灾保险,宁波正在开发的商业性巨灾保险,也有望于今年推出。此外,巨灾保险模式也正在往多个领域延伸。2016年4月,鄞州区推出政策性小微企业财产巨灾保险,发挥财政资金的杠杆引导作用,帮助小微企业提升防灾减损能力。2016年11月,宁波启动普通国省公路营运期巨灾保险,今年台风“利奇马”期间,该险种首次启动赔付,支持灾毁路段快速重建。

编辑: 杜寅纠错:171964650@qq.com

【浙江日报】宁波公共巨灾保险 为民撑起“暖心伞”

稿源: 浙江日报 2019-12-08 08:51:34

  房屋重建、疏通河道、桥梁修复……作为宁波受超强台风“利奇马”危害最严重的村庄,宁波鄞州区东吴镇天童村如今已经逐步恢复了往日的面貌。600多户村民中,近400户房屋进水,20户民房出现房屋、墙体倒塌,这场灾难,给天童村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损失,也让天童村的大部分村民了解了公共巨灾保险。全村巨灾险赔付金额近百万元,为灾后重建提供了第一笔应急资金。

  近日,宁波对应对超强台风“利奇马”期间涌现出的先进集体和先进个人进行表彰。奋战在天童村等巨灾保险查勘理赔一线的人保财险东吴镇营销服务部主任史济荣等37人,被授予“宁波银行保险业防台救灾先进个人”称号。

  宁波是全国首个国家保险创新综合试验区,作为保险创新的重要成果,政府财政买单的公共巨灾保险在宁波实施5年来,已经启动6次大面积理赔工作,累计向20万余户居民家庭支付救助赔款超1.2亿元。因为精准、普惠、高效的灾后救助效果,宁波在全国首创的这项财产和人身伤亡相结合的公共巨灾保险制度,成为全国各地学习借鉴的“宁波样板”,更成为地方政府运用现代金融工具提高重大灾害风险应对能力的典型案例。

鄞州区东吴镇天童村村民黄玲芝的家正在修缮。记者李华摄

  撑起一把普惠救助之伞

  按照宁波市公共巨灾保险的家庭财产损失救助标准,住房进水20厘米以上就可以获得500元救助赔付,家里进水1米至1.5米之间可获救助赔付2000元,家里进水1.5米以上可获救助赔付3000元。在东吴镇天童村,受灾居民大部分拿到了2000元以上的救助赔付。“巨灾保险救助赔付,确实给不少村民开展灾后重建解了燃眉之急。”看着村庄恢复往日生机,天童村文书史雷霖欣慰地说。

  公共巨灾保险开展以来,县、镇、村(社区)三级联动,宁波建立了政府部门、承保公司和巨灾保险联络员等多方协作的工作网络。在巨灾应对期间,史雷霖有一个特殊的身份——巨灾保险联络员。

  “台风那天我们一直在巡查河道,早上5时发现洪水已经冲进河边的村民家。”8月10日台风“利奇马”来袭,史雷霖第一次感受到了身为巨灾保险联络员的职责所在。除了组织村民疏散转移,他第一时间把村里的灾情上报给了镇里的巨灾保险联络员徐世颂,巨灾保险的救助力量第一时间动员起来。

  “东吴进水了,需要力量支援!”早上6时许,从巨灾联络员处获得各个村庄受灾情况后,史济荣马上在公司巨灾联络群里发出求助信息。当天上午,人保财险派下来的10多名保险查勘员被分为5组,奔赴各个受灾村庄开展巨灾险查勘复核。通过4天走村进户测量进水位、排查房屋倒塌情况,全镇1600多户符合巨灾保险理赔条件的受灾户基本查勘复核完毕,经过3天的公示期后,赔付款陆续打进了受灾居民的银行卡账户中。

  “真没想到,家里进水还可以拿到保险赔款,这个政策好!”在天童村天童溪旁居住的村民戴振岳,在家门口悠闲地拉着二胡。说到这次台风受灾情况,他指着墙上比腰要高的进水痕迹感慨道,自己活了70多岁了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大的洪水。“估摸损失在五六千元,保险赔付了3000元,蛮好!”在他的家中,被水泡坏的地板刚刚换上了新的,损毁的家具也换了新的。

  而戴振岳的隔壁,村民黄玲芝家已经完成重建。台风“利奇马”期间,她的房子一部分被洪水冲塌,因为房屋倒塌和房屋进水获得了6000元的保险赔付,让房子重建有了第一笔资金。

  “这次整个东吴镇因为房屋进水获得赔付的有1600多户,因为房屋倒塌获得赔付的有26户,全镇赔付总金额达270多万元。”史济荣说,作为台风“利奇马”的重灾区,东吴镇下辖的村庄全部有受灾情况,其中最为严重的天童村赔付金额90多万元,70%左右的村民获得巨灾险赔付。而在整个宁波,截至11月6日,公共巨灾保险定损35418户,定损金额2453.9万元,已赔付金额2400.55万元,赔付完成率97.8%。

  据了解,这已经是宁波巨灾保险第6次大面积理赔,实施5年来,宁波公共巨灾相继在台风“灿鸿”和“莫兰蒂”等大灾中启动救助,已累计向20万余户居民家庭支付救助赔款超1.2亿元。

  开创一种全新救灾模式

  宁波探索公共巨灾保险,也是源于一场台风。

  2013年10月,台风“菲特”侵袭宁波,给宁波带来的直接经济损失超过330亿元。痛定思痛,探索建立公共巨灾保险制度,成为宁波的选择。

  自2014年底起,宁波市财政每年出资向保险公司购买巨灾保险,为全市1000万城乡居民及外来人口提供因台风、暴雨等自然灾害和群体性踩踏等突发公共安全事件造成的人身财产损失提供补偿,成为全国首个财产和人身伤亡相结合的公共巨灾保险制度。

  目前,宁波市财政出资的公共巨灾保险保费,已经从最初的3800万元提高到了5100万元,保障额度也从最初6亿元提高到了7亿元。按照巨灾险的救助赔付标准,因巨灾发生人员伤亡的每人最高可获得20万元的抚恤赔偿,台风洪涝导致居民房屋进水超过20厘米,房屋倒塌一间以上或屋顶被掀1/4以上,即可办理保险理赔。

  公共巨灾保险实施5年,正在改变台风、暴雨等巨灾的灾害救助模式。

  巨灾险理赔往往涉及到千家万户,如何高效、公平地开展灾后救助?通过引入现代测绘技术、远程定损系统和“大数据”管理技术,宁波建立了一整套公共巨灾保险水灾远程核灾定损理赔系统。如今,在宁波600多个低洼社区和村庄中,都可以看到一个标有红色刻度的桩子。就是这个不起眼的水位桩,让巨灾保险理赔救助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在易受灾区域,通过运用现代测绘技术,测量并采集每户居民房屋主体建筑一楼室内客厅的地坪高程作为基础数据库,同时在当地村(社区)低洼地设置水位桩为基准点。当发生水灾时,通过测量水位桩的水淹高度,并将高度数据输入系统,系统就会自动计算出每户家庭的进水高度。

  人保财险宁波市分公司是宁波公共巨灾保险的首席承保人,巨灾保险理赔指挥部也设在这里。拿出平板电脑,人保财险宁波市分公司财产保险部副总经理郑波向记者演示了这个系统如何开展远程定损。

  “你看,这幅地图上标注了全宁波所有水位桩的位置,我们点击海曙区古林镇布政村,输入巨灾联络员上传的水位桩水淹高度,全村符合巨灾保险理赔条件的家庭、理赔金额多少都会显示出来。”郑波说,根据历年受灾经历,宁波还建立了38万余户居民理赔“数据库”,不仅采集了居民家中的室内客厅高程,而且登记了银行卡、手机号码等个人信息,在后期理赔中,巨灾保险赔付款将直接进入个人银行账户中。

  “以往的救灾,都是受灾百姓四处求助,而现在老百姓不用报案,赔款也会送上门,甚至有些不在家的居民,收到赔付款才知道家里进水了。”郑波说,这套系统用数据说话,结合查勘复核、巨灾险公示等环节,很好地解决了灾后救助公平、公开的问题。正是依靠这套系统,台风“利奇马”期间,受灾村庄最快的1天内完成查勘定损,4天内(3天为公示期)赔付到位。台风过后的第三天,已经完成70%受灾户的定损工作,199村(社区)进入公示理赔期,有效促进了灾后恢复重建。

  尝试一次治理职能转变

  从“有困难找政府”的政府兜底式灾害救助模式,到商业性保险公司全流程介入灾后救助,宁波公共巨灾保险5年实践,成为政府职能转变、社会治理创新的一次有益探索,也成为各地实施巨灾保险制度时学习借鉴的样板。

  “巨灾保险,在突发大灾期间,可以说是风险的‘缓冲垫’和社会的‘稳定器’。”宁波市金融办相关负责人说,作为政府购买的广覆盖、保基本的险种,巨灾保险为广大城乡居民尤其是低收入人群提供了及时的应急救助,在大灾中起到安抚群众、稳定社会情绪的作用。“在台风、暴雨中容易受灾的主要是老旧小区、低洼地带的房屋,其中居住的一部分是低收入群体,对于他们来说,这种应急救助需求是很迫切的。”

  对于政府社会治理来说,保险机制的引入,也打破了灾后损失救助主要靠政府的思维,让灾害损失主要由政府承担,向政府、市场、社会共同参与的公共救助体系新机制转变。“在巨灾保险的救助模式下,救助标准核定、救助款发放等比较庞杂的事项,都由保险公司完成,政府层面只要做好复核、监督,让我们可以把更多精力都投入到灾后恢复生产建设中去。”作为一名基层民政助理,鄞州区东吴镇巨灾联络员徐世颂对巨灾保险带来的改变深有感触。

  “对于政府财政安排来说,巨灾保险,也有很好的平滑灾害引起的政府财政波动作用。”金融办相关负责人说,巨灾保险以市场化和制度化方式建立起应对巨灾的资金储备,以丰补歉,将无灾或者少灾年份的救灾资金储备积累起来,在灾害年份集中释放,减轻财政救助的支出压力。

  据了解,为实现财政资金的杠杆效率最大化,在产品设计上,公共巨灾保险以保险公司保本微利为基础,每年计提巨灾保险经费的20%转入巨灾基金账户,用作巨灾保险的风险准备金。

  除了灾后“赔”,巨灾保险也为灾前“防”打下了基础。在电脑上打开巨灾保险水灾远程核灾定损理赔系统,2014年来触发巨灾赔付的所有台风受灾记录一目了然,这些数据,构成了一张宁波台风水灾风险“大数据”,为政府及其职能部门提供了精准的防灾减灾信息。“根据这些数据积累,我们曾针对宁波洪水风险开展了一项课题分析,梳理出了风险集中区域和问题症结,为灾害预防提供决策参考。”人保财险宁波市分公司财产保险部副总经理郑波说。

  据了解,2016年6月,经国务院正式批复,宁波成为首个国家保险创新综合试验区。综试区建设开展起来,保险创新渗透到了城镇老旧房屋管理、公共场所电梯安全管理等社会治理的方方面面。

  在巨灾保险方面,除了政府买单的公共巨灾保险,宁波正在开发的商业性巨灾保险,也有望于今年推出。此外,巨灾保险模式也正在往多个领域延伸。2016年4月,鄞州区推出政策性小微企业财产巨灾保险,发挥财政资金的杠杆引导作用,帮助小微企业提升防灾减损能力。2016年11月,宁波启动普通国省公路营运期巨灾保险,今年台风“利奇马”期间,该险种首次启动赔付,支持灾毁路段快速重建。

纠错:171964650@qq.com 编辑: 杜寅